水湳洞十三層煉銅遺址・基隆山|73 x 61 cm|2010

水湳洞十三層煉銅遺址・基隆山|73 x 61 cm|2010

洪志勝

九份茶坊負責人 │ 藝術家
 
 

黃樹林裡分岔兩條路,而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使得一切多麼不同

一九八九年,洪志勝決定到九份定居,
「做我自己想做的,完成自己的夢想」
那一年,他二十八歲,山城,成為創作的繆思地。

 
洪志勝

藝術家|洪志勝

 

水湳洞・基隆山春霧|73 x 61 cm|2010 - 2011

 

基隆山・潮境公園|73 x 61 cm|2011

為藝術逐水草而行

五年級的前段班,彰化芬園鄕下子弟
讀了四所國小,二所國中,從彰化到台北,
匱乏的年代,童年就開始半工半讀
人家考大學,他跑去考駕照
理性叫他把生計顧好;感性卻拉著他畫畫
兒時「我的志願」一是當農夫;另一個是畫家
農夫沒當成,但也像農夫趕牛,為藝術創作逐水草而行

畫友說,洪志勝左手可以賺錢
右手可以畫畫,魚與熊掌無法得兼
所以他的人生,一階段專心營生
夠了,便放下一切專心畫畫

畫家有兩種,一種是不畫會死;一種是不畫會癢
洪志勝有摯友像前者,但他是後者
是那種不拿畫筆手會癢的人
是那種沒有聞到油畫顏料味會渾身不自在的人
人稱他是藝術家
但他說,他是繪畫工作者、畫畫的人

靈感像水草,哪裡有草就往哪裡去

很多工作只要九成努力,一成天份就可以
但藝術工作則要有七八成的天份
藝術創作很像農夫趕牛
靈感像水草
哪裡有草就往哪裡去
洪志勝的藝術創作之路分段接起
載著顏料、畫具循著靈感到處去
甚至畫到大陸去
還是覺得,
以台灣為主題,畫起來有味道、有感情
大陸風景雖美,沒有感情
桂林山水畫起來便很平,
桂林山水像人間仙境、像天堂
但卻離我們太遠,總是不實在、不踏實

一九七九年跟著油畫老師到九份畫畫
九年後舊地重遊,山城更清冷
跟著油畫老師上山畫畫
一路顛簸到九份,昏沈中閒晃九份,更催化了與九份
的一見鍾情,房子很多、很美麗
人都哪兒去??
那時哪知這是黃金的故鄕

 

九份・輕便路|65 x 53 cm|1990 - 1996

 

九份・豎崎路|54 x 46 cm|1990 - 1996

 

九份|53 x 65 cm|1990 - 1996

老宅子,新主人

空房子、老人、小孩,貓與狗…但是仍然好美麗
尋路暫借問,洪志勝看中了一間殘破大房子
門前嫣然一棵大櫻花樹,一堵漂亮的石砌牆
感覺有城堡的味道,記得那時這空屋的主人姓王
買下這幢建築
從此旅人不再是過客,九份第二春開始萌芽

因緣際會,九份街尾的另一幢老宅子
有了新主人,是個年輕畫家
老宅子,如今是文化局登錄入案的歷史建築
起造年代無從査考,但是九份第一老
原來它是翁山英故居
曾是九份坑長統籌中心
後來改為水池仙診所
如今是九份茶坊
歷史果真是一連串如此的偶然
而且,還在一路寫下去

上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淡水;這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九份。

工作賺錢去了,九年後重返
九份更寂然、更蕭瑟,靜悄悄的
好像飄在空中的美麗山城
帶著一點悲愁、酸酸的味道
直到夕陽西下、街燈亮起
朦朧加深了九份之美
洪志勝當下就決定要在這裡有處居所

畫友們笑談著
上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淡水;
這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九份
畫九份的畫一定賣得掉,因為這裡是黃金的故鄕
淡水是前輩,九份成了接棒人
老一輩的畫家沒畫過淡水,不能稱為畫家
新一代的沒來過九份畫畫,不能算是畫畫人

淡水、老街有歷史、海港、有山城的味道
還有夕照入畫

 

九份・烏勢巷|53 x 46 cm|2004

 

九份基隆山・夏|46 x 53 cm|1990 - 1996

九份,好似繪畫者的成年禮

九份滿是礦工文化
畚箕形的山形,有五萬人曾經在此住過、打拚過
九份好似繪畫者的成年禮
畫畫的人成為畫家
一個很重要的洗禮

攝影師拍九份,可能三天完工
但要畫九份,待上三個月都不夠
一住就要好幾年
要融入土地、人與景,要情感有所交流
方畫得出來內涵、畫得出故事

拍電影的、寫作的、畫畫的人
都愛拿九份作背景、當題材
九份之景,有層次,近、中、遠,所以耐看
九份的人,有故事、有人味,所以耐人尋味

Writing by Seedesig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