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茶屋一隅

八角茶屋一隅

我家五五|91 × 65 cm|2021|九份藝術館

我家五五|91 × 65 cm|2021|九份藝術館

水心月茶坊一隅

水心月茶坊一隅

洪志勝

九份茶坊負責人 │ 藝術家

黃樹林裡分岔兩條路,而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使得一切多麼不同

一九八九年,洪志勝決定到九份定居,
「做我自己想做的,完成自己的夢想」
那一年,他二十八歲,山城,成為創作的繆思地。

 

水湳洞・基隆山春霧|73 × 61 cm|2010 - 2011

 

基隆山・潮境公園|73 × 61 cm|2011

為藝術逐水草而行

五年級的前段班,彰化芬園鄕下子弟
讀了四所國小,二所國中,從彰化到台北,
匱乏的年代,童年就開始半工半讀
人家考大學,他跑去考駕照
理性叫他把生計顧好;感性卻拉著他畫畫
兒時「我的志願」一是當農夫;另一個是畫家
農夫沒當成,但也像農夫趕牛,為藝術創作逐水草而行

畫友說,洪志勝左手可以賺錢
右手可以畫畫,魚與熊掌無法得兼
所以他的人生,一階段專心營生
夠了,便放下一切專心畫畫

畫家有兩種,一種是不畫會死;一種是不畫會癢
洪志勝有摯友像前者,但他是後者
是那種不拿畫筆手會癢的人
是那種沒有聞到油畫顏料味會渾身不自在的人
人稱他是藝術家
但他說,他是繪畫工作者、畫畫的人

靈感像水草,哪裡有草就往哪裡去

很多工作只要九成努力,一成天份就可以
但藝術工作則要有七八成的天份
藝術創作很像農夫趕牛
靈感像水草
哪裡有草就往哪裡去
洪志勝的藝術創作之路分段接起
載著顏料、畫具循著靈感到處去
甚至畫到大陸去
還是覺得,
以台灣為主題,畫起來有味道、有感情
大陸風景雖美,沒有感情
桂林山水畫起來便很平,
桂林山水像人間仙境、像天堂
但卻離我們太遠,總是不實在、不踏實

一九七九年跟著油畫老師到九份畫畫
九年後舊地重遊,山城更清冷
跟著油畫老師上山畫畫
一路顛簸到九份,昏沈中閒晃九份,更催化了與九份
的一見鍾情,房子很多、很美麗
人都哪兒去??
那時哪知這是黃金的故鄕

 

 

 

九份・輕便路|65 × 53 cm|1990 - 1996

 

九份・豎崎路|54 × 46 cm|1990 - 1996

 

九份|53 × 65 cm|1990 - 1996

 

老宅子,新主人

空房子、老人、小孩,貓與狗…但是仍然好美麗
尋路暫借問,洪志勝看中了一間殘破大房子
從此旅人不再是過客,九份第二春開始萌芽

老宅子,如今是文化局登錄入案的歷史建築
曾是九份坑長統籌中心
人稱阿瓠仔桑的翁山英,號召淘金者定居九份
成就九份繁榮的基礎。

後來改為水池仙診所
是九份唯一的內科診所
許多老一輩的九份人,都是在這幢屋內某個隔間出生。
如今是九份茶坊
帶起到九份喝茶的風氣,也為山城與藝文,加深了連結。

歷史果真是一連串如此的偶然
而且,還在一路寫下去

上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淡水;這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九份。

工作賺錢去了,九年後重返
九份更寂然、更蕭瑟,靜悄悄的
好像飄在空中的美麗山城
帶著一點悲愁、酸酸的味道
直到夕陽西下、街燈亮起
朦朧加深了九份之美
洪志勝當下就決定要在這裡有處居所

畫友們笑談著
上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淡水;
這一代的藝術家都會到九份
畫九份的畫一定賣得掉,因為這裡是黃金的故鄕
淡水是前輩,九份成了接棒人
老一輩的畫家沒畫過淡水,不能稱為畫家
新一代的沒來過九份畫畫,不能算是畫畫人

淡水、老街有歷史、海港、有山城的味道
還有夕照入畫

 

 

九份・烏勢巷|53 × 46 cm|2004

 

九份基隆山・夏|46 × 53 cm|1990 - 1996

 

九份,好似繪畫者的成年禮

九份滿是礦工文化
畚箕形的山形,有五萬人曾經在此住過、打拚過
九份好似繪畫者的成年禮
畫畫的人成為畫家
一個很重要的洗禮

攝影師拍九份,可能三天完工
但要畫九份,待上三個月都不夠
一住就要好幾年
要融入土地、人與景,要情感有所交流
方畫得出來內涵、畫得出故事

拍電影的、寫作的、畫畫的人
都愛拿九份作背景、當題材
九份之景,有層次,近、中、遠,所以耐看
九份的人,有故事、有人味,所以耐人尋味

Writing by Seedesign

雞籠山,是基隆山的别稱
位於台灣東北海岸,是一座錐形的死火山
安山岩遍布,形狀特殊呈雞籠狀
東北角海上的明顯地標
既是台灣的龍頭山,也抵擋東南颱的侵襲
默默守護山城子民,是水金九地區的風水地
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
自1991年將畫架落腳九份後
為了全心打理店務
每天爬兩趟基隆山,來自我鍛鍊

數十年來不變的茶坊主人,將生活寄情於畫筆
將生命繫縈於雞籠山的傳奇
基隆山反映了他人生的過渡。面對同一座基隆山
也隱含自我心境的轉換
從不停戰鬥的年輕氣盛
到思索著「慢慢來」的沉穩心態。
筆下的基隆山也從濃重的肌理
跳躍的色彩,轉變為輕柔輕淡肌理、沉穩的色彩
如同喝茶般,年輕時喜歡喝清茶
現在,他喜歡喝老茶,也品嚐人生的另一種滋味
年輕時畫畫,執著於完美無瑕
年歲漸長,才明白大江大海固然壯闊
但小花小草、小貓小狗,也自有一番意趣
預想的輪廓,可以不被填滿
失誤,也不一定要抹除
想畫就畫;沒空,就把筆放下
隨興自在,原來不完美,也是完美
 

 

基隆山|65 × 53 cm|2004

 

 

金瓜石 · 基隆山|61 × 73 cm|1990-1996

九份山頂上觀山城日落|53 × 46 cm|1990 - 1996

 

年輕時他的畫很狂
蔣勳就曾形容「好像要把大山大水吞下去」
狼吞虎嚥地,仗著自己正值少壯
大塊肉吞得下、消化得了,便什麼都要收進畫裡
就像可以不歇息的戰士,與命運不斷爭鬥、從不投降
一張畫經常一、兩小時就完成
他往往先觀察,再在腦海中構圖
一沾上顏色,就快筆落下
從不先打稿、不調色
使用原色和大色塊,濃重的肌理鋪陳出最直接
又張狂的創作風格

進入婚姻是人生最大的轉捩點之一
因為九二一大地震,一夕之間風雲變色
本來抱持獨身主義的他開始思索
生命中需要一個能彼此了解
相互信任關心與支持的伴侶
於是,他飛去日本將當時的女友帶回來結婚
緊接著第一年小孩就出生

看著孩子的小手小腳,心中五味雜陳
結婚與小孩出生,增加了心中的負擔
不同於長達十年自由奔放的生活
突然要為了小孩、家庭
為了奶粉錢、教育費,為了顧好自己的家
他終於停止漂泊的生活,真正窩居在山城
卻也意外地開啟了不同階段的創作人生

結婚頭兩年,對於畫畫的慾望倏然地消散
結婚生子一連串事件
讓他的作品大減,幾乎停頓兩年
此期間,他練書法、隨意塗鴉
在陪女兒畫畫時,接觸到蠟筆、素描
有時外出還要背小孩、帶奶瓶尿布
就將自己畫畫的工具減少,只得隨手素描


開始使用蠟筆畫了一段時間
等到重新創作時,蠟筆、炭筆的筆觸
便自然而然成為新的一部分
使用的素材,都是生活的延續
因此蠟筆系列大量出現,偶爾交錯炭筆線條
顏色肌理,大大不同於以往
透過薄塗,一層層不斷地加疊
半乾後再塗
一張畫要畫上好幾天,將顏色細嚼慢嚥
散步般閒散,卻堆砌出更有質感作品內涵

早期的畫中,人,是他最少描述的題材
偶爾僅幾筆帶過,甚至刻意避開
隱喻了人的生死對應宇宙的渺小與卑微
從小在社會最底層被踐踏著長大的他
看盡人性的醜陋
隨著年紀漸長,才慢慢釋懷
作品中陸續出現了自己的妻子、孩子
細細描繪的输廓與神情,展現出他最溫情的一面

 

寶貝的背影|73 × 61 cm|2006

 

基隆山日出 · 一家四口|73 × 61 cm|2006

 

我要蠟筆|53 × 46 cm|2001

水心月的六六|73 × 61 cm|2010-2011

 

我家七七|73 × 91 cm|2017

 

「我以前瞧不起畫花草的人;
   現在,我迷上了花草。
   一朵花,裡面就有一個世界。

   以前覺得畫花草太柔軟。
   結婚有小孩後,本來站得高高的;
   現在是坐著、蹲著。發現小草小花的世界,
   回到最初的起點。」

2011年前後,父母親相繼生病
這讓他在等待、焦急、害怕中
只能透過塗鴉來消耗時間
白天在茶坊工作,晚上就塗鴉一直到天亮

花草成為常見的元素甚至是主題
單調的生活讓他領悟「幸福就在身邊」的道理
青花、書法出現在畫作中,反映他的生活寫照
由於擔憂,晚上輾轉難眠
就用油畫顏料在畫布上寫書法,整張畫布佈滿了草書
在練習線條之際,也平緩了自己的心情

「以前不喜歡書法、青花,覺得太呆了
有了小孩,反而很喜歡青花的描繪方式。」

大家都下班了,就將同事買來的時節花卉畫下
圓仔花、月桃、野牡丹
昭和草、日日春、芒草、九重葛
剪一段下來,懷著赤子之心,一筆筆細細描繪
即使水金九的樣貌、內涵、人文有所改變
花草世界卻還是極為旺盛,展現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力量

懷抱著赤子之心,追求感官和心靈的唯美生活
旅遊和閱讀豐富了他的創作視野
也讓藝術真正的融入生活
洪志勝是用在地色彩,寫出心情日記的台灣藝術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