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書法出現在畫作中,反映了洪志勝的生活寫照。由於擔憂父母身體狀況,晚上輾轉難眠,洪志勝就用油畫顏料在畫布上寫書法,整張畫布佈滿了草書字,在練線條之際,也平緩自己的心情,「以前不喜歡書法、青花,覺得太呆了,有了小孩,反而很喜歡青花的描繪方式。」

同一張畫布,洪志勝繼而透過打底抹掉書法痕跡,意外成為油畫的肌理。加上這兩年洪志勝跨足文創設計,從早到晚投注心力在茶具設計上,自然而然就在畫布上畫下造型不同的瓶身,也隱含了長年被關在山城的心情寫照。

白天,洪志勝在山城素描,晚上就剪一段花草如圓仔花、九重葛等,帶回畫室細細描繪,從一開始的寫實手法到後來只剩下輪廓,更呼應內外交錯的虛實感,融合青花、書法、山海、設計的畫中畫,層層堆疊、鋪陳出豐富意象,「當設計跟繪畫交插,也變成一種藝術。」